bodu.com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痛心:地震中的五十九個感動(51-59)

51.《人民教师苟晓超:“我恐怕不行了,快救学生” 》
5月12日下午,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洪口镇永安坝村小学24岁的教师苟晓超,一如往常值守在三楼教室里。突然,整栋教学楼开始晃动、颤抖。他几乎是本能地大喊:“同学们,赶快跑!”几乎同时,他冲到阳台上,大声呼叫其他班的老师和学生。
大部分学生从午睡之中被突然惊醒后,都迷迷糊糊不知所措。苟晓超一边喊“快跑,危险,快,快……”,一边迅速抱起一名学生往楼下冲。到了楼下,来不及喘一口气,立即返身冲上三楼。他又抱起两名学生,向楼下冲去……
当他再一次冲到三楼,再一次抱起两名学生,再一次向楼下冲去时,顶楼轰然倒塌。被苟晓超抱下楼去的学生得救了。然而,苟晓超被垮塌的混凝土和砖块砸断双腿,胸部也受到了重伤,倒在血泊之中……
学校其他教师和村民立即实施救援。看到有人准备搬自己身上的砖块和混凝土,苟晓超断断续续地说:“我……恐怕……不行了,快……快……救学生。”他艰难地用手指着顶楼说:“上面……还有学生……还有……”
苟晓超今年5月2日刚刚结婚,5月12日回到学校上课。当日下午,苟晓超所在的教学楼在地震中倒塌。洪口镇中心卫生院医疗条件有限,苟晓超又被紧急转往县医院。因伤势过重,苟晓超在半途中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52.《人民教师聂晓燕: 舍弃亲身娃娃,一心想着别人的幼儿教师 》
她遇难的孩子被挖出了,她夺眶而出的眼泪终于如山洪暴发:“娃……娃娃……妈妈……来不及……啊……”
“娃娃,你的脸怎么这么脏啊?”聂晓燕打开带在身边不知多久的崭新粉红色棉褥,小心翼翼包裹孩子,“妈妈给你洗干净。”她和丈夫用手帕轻轻地擦着孩子满是灰尘的头发和脸蛋,好像生怕把孩子弄醒。
地震时,孩子们都在睡午觉,聂晓燕一手一个抱出了两个孩子,而她自己的孩子还在屋子里!
聂晓燕老师,你用你那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的高尚人品为孩子打开了生命之门。

53.《总有一种哭泣让我们泪流满面》
我一直希望看到一次总理的笑,我想看到一个共和国总理人性的一面,但是我从来没有在电视上见过他笑,这次看到他流泪了。
  我一直拒绝感动。年初冰雪之难,他八天之内三赴江南,我没有感动,那是职责所在。他钻进卧铺客车问候乘客,我没有感动,那无安全之虞。这次四川汶川强震,在赶往灾区的飞机上,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他讲话,我没有感动,这是一国总理应该做的。
  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当他对官兵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有感动。一个共和国总理该有这样的果敢毅然。
  千方百计进去,早一秒钟进去就可能救活一个人。当他对官兵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有感动。一个共和国总理该有这样的民生情怀。
  挺起不屈的脊梁,这七个字是他去年在云南普洱地震灾区的黑板上写下的。现在,他向遇难者遗体鞠躬。
  我看到他的脊背有点不堪了。
  他憔悴了。
  他消瘦了。
  他是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了。
  我们谁愿看到,一个父辈一样年纪的老人,这个时候出现在余震不断的地方。
  他对都江堰的百姓说,现在正在下雨,天气又冷,大家要吃苦了,但坚持一下,过一段时间情况就会好转的,大家就可以回家了。
  雨淋湿了他的头发。
  雨淋湿了他的衣裳。
  这个时候,我感动了。
  党说,一切以人民利益为着眼点,为出发点,为落脚点,现在,他踩着泥泞,上了瓦砾堆。共和国总理现在的落脚点在废墟上了。
  他摔倒了。
  一个现场转播的记者网友说,如果你现在看见老爷子的样子,你马上就会哭。
  他的手臂受伤了。
  他把医生的手推开了
  他哽咽了。泪从他的眼里流出来了。
  他看到抢险人员正在解救两名困在废墟下的孩子时,他流泪了。他说,我是温家宝爷爷,孩子们一定要挺住,一定会得救。
  我看到了他的忍耐,我看到了他的悲悯,我看到了他的情义,一个共和国儿子对他的人民的血肉真情。人民称他老爷子,这是他应得的尊重,这是他应得的荣光。
  总有一种哭泣让我们泪流满面。
  一切想着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这是他说的。他也是这样在做。总理不哭。你的人民做你不屈的脊梁,天大的灾难,我们一起扛。
  天变不足畏。
  天若有情天佑华夏。

54.《11岁少年步行12小时背妹妹逃生》
昨日下午5点,记者第三次深入北川县城核心现场,发现一股从背后深山逃出的人流。他们的眼神充满对亲人的依恋,生怕再次分开。11岁的张吉万背着3岁半的妹妹张韩,非常吃力地走着。同行的爷爷、奶奶已经老了,父母在外打工,小吉万就勇敢地担负起小男子汉的责任。早上5点出发,已经走了12个小时了。小吉万说,他很爱妹妹。

55.《年轻妈妈怀抱女儿遇难 女婴含乳头吮吸活命》
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在奋力挖掘,寻找存活的伤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了龚晋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吮吸着,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尘的双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小心地将女婴抱起,离开母亲的乳头时,她立刻哭闹起来。”龚晋说,看到女婴的反应,在场者无不掩面。
“我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里。”龚晋掩面而泣。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在妇产科见惯了初生的妈妈给自己孩子喂奶的场景,而此时此刻,这样一个相同的场景却让他产生无法抑制的悲恸。

55.《殡仪馆里的告别》
下午,都江堰市殡仪馆,当聚源镇中学的家长们和自己的孩子告别之后,这里又来了新建小学的父母,他们为自己的孩子送最后一程。
西南侧第一个灵堂。
六七十具尸体分左右两侧排成四排。矿泉水瓶成了香炉,空中弥漫着烟熏和消毒水的气味,地上是小鞋子、血染的衣服、爆竹红纸皮。
8岁的任僖,躺在那里,旁边放着姐姐给买的粉红色小裙子。
郭星意、余欢、吴钰林,三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起躺在那,在这个本不应相聚的地方相见。
一个孩子,一匹白布,上面覆盖着几枝松柏。里面是已经彻底摆脱痛苦的小生命,外面是他们肝胆俱碎的父母。
董勋终于见到了二年级二班的儿子董多。他一大早徒步40里从虹口翻山到新建小学,跪在一辆面的前面,搭顺风车来到殡仪馆。
周广斌捧着骨灰盒子来到殡仪馆。这个骨灰盒子将要装上4个孩子的混合骨灰,其中有他的儿子周壵。
都江堰殡仪馆外,一个父亲在替死去已久的孩子做心外压和人工呼吸,一下,两下,三下,他试图抓住起死回生这个最后的希望。

56.《“我要亲自送他”》
蒲新(化名),已经在都江堰聚源镇中学校园里守了两天。
“我要亲自送他。”这个疲惫的父亲面无表情地说。
14日中午,都江堰聚源镇中学操场。昨夜一场大雨过后,到处泥泞。
角落里,一双残破的旅游鞋被点燃散发出烧焦的味道。旁边还有一身染满血迹的运动服也被点燃。两炷香火在燃烧,一挂鞭炮在炸响。纷飞的红色纸屑,为这个伤亡惨重的中学蒙上了悲凉的色彩。
距离聚源镇中学教学楼倒塌已经过去2天,挖掘抢救还在继续。每当一个学生的尸体从废墟中发现被抬出,这个角落就会有一挂鞭炮点燃。
每一挂鞭炮响起,就预示着一个年轻生命上路了。
蒲新坐了两天。“儿子死了,但是还没有被挖出来。我一直在等,等着送他上路。”他的嗓子已经完全沙哑到几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的地步,似乎只是在把嘴巴一张一合。他的表情很奇怪,没有焦急,没有悲痛,语气平静,似乎在说着别人家的儿子的故事。他说,眼泪哭干了。
此刻,儿子蒲桐已经在雨中浸了快两天,他的上半身露在外面,下半身被巨大的预制板压着,根本拉不出来。
在保险公司上班的蒲新,地震过后半小时赶到了学校,那时众多家长已经在坍塌的教学楼上面拼命挖掘,哭喊声不绝于耳。他知道儿子上课的地方是教学楼一层一个靠窗户的位置,结果刚走到学校操场前,一眼就看到了保持这个姿势的儿子。儿子的脸部还看不清楚,但是他认出了儿子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手表,在阳光下闪着光。这是他给儿子买的,已经记不清为了什么。总之儿子很喜欢,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戴在手腕上。
虽然在废墟里看见了儿子,但是却无法搬动儿子身躯上一层层的钢筋水泥。蒲新晃晃自己的手指,指尖部位呈现出黑紫色,地震当天就已经完全挖烂了。他说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他已经在校园守了两天,饿的时候,就着喝不知道是谁丢下的矿泉水,啃方便面。
他相信,最终他可以把儿子挖掘出来。

57.《咱们三个娃娃一起走吧》
送别的最后一站,是冰冷的殡仪馆。
三个、四个……
因为聚集了太多的等待火化的尸体,尽管这里的6座焚化炉已经同时运转,排队的人还是挤满了走廊、灵堂、门厅。
“人太多了,时间长了,天气又热。”二年级二班班主任王老师说。她跑来跑去,手里拿着分配好的小组名单,并且被编上了号码。每轮到一组,老师就带领着哀伤的家长,向火化室走去。
痛苦的家长们只能接受救援人员的建议,采用每三个逝去的孩子一起火化的形式,以节省时间。最后,当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又增加到4个孩子。
下午,一辆从殡仪馆回新建小学的40座大巴上全是新建小学死去孩子的亲人,这些孩子主要是五年级一班的同学,该班54人中死了51个,其中有两对双胞胎。
“郭星意、余欢、吴钰林”,疲惫不堪的老师嗓子已经哑了。轮到这三个孩子了。母亲们又一次痛哭起来。
3个女孩子,都是12岁,同在五年级一班读书,都是父母眼里的宝贝。她们的妈妈拿出手机,显示上面各自女儿的照片。妈妈们抱头痛哭,试图安慰对方,也在安慰自己说:咱们三个娃娃一起走吧,她们一直就是好朋友。
火化间外,女人们,抱头痛哭。而男人们,则眼睛红通通地,站在一边默默不语。
通道很长,似乎有意把告别的时间延长,人为加深即将告别的人们的痛苦。
3个父亲抱起各自的女儿,低垂着头,慢慢沿着告别室,拐过长长的通道,向后面的火化间走去。狭窄的走廊上,充斥的是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还有一具具裹着白布的幼小身躯的身影。
终于分别的时候到来了,装炉员再次核对三个女孩的名字,声音很职业。3具白布裹着的身躯,并排放在一块钢板上,就像是三个好朋友玩耍累了并肩躺在一起做着什么游戏。
闸门打开,那里通向另外一个世界。装炉员按动按钮。躯体缓缓地被自动顺进了炉膛,那里依稀看见火舌翻滚。闸门永久地关上了。
“550度,烧45分钟。”拿着铁钎的焚化工人交代完后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郭星意的妈妈反倒停止了哭泣,她紧紧搂住颤抖的余环妈妈的肩膀,说,“女儿走了,不要担心,这三个娃娃一定会互相照顾的。”

58.《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为汶川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作者不详
  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怕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
  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
  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
  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
  慢慢的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
  来生一起走

59.《三位女教师生命最后时刻用躯体护住女孩》
断壁残垣下突然响起稚嫩的歌声:“谢谢叔叔,我给叔叔唱个歌……”
战士们是流着泪救出第一位灾民的——6岁的羌族孩子赵媛媛。
战士们发现,下面还有一个女孩。那孩子在压着她的赵媛媛救出后,开始大声哭出声来。陆益斌营长安慰她:“你数200下,叔叔就把你救出来了。”“叔叔骗人,数到200了。”孩子急战士们更急:“你要学习好就再数100下。”
很快,这个叫成思羽的女孩也救出来了。此刻,战士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在孩子身边,竟紧紧地围着3个雕像般凝固住的女老师。她们没有下意识地自我保护动作,而全伸着手臂。显然,她们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用自己的躯体保护住了孩子……
团政委时天聃站在废墟前热泪盈眶地对战士们说:面对这样的生命,面对这样的高尚,大家明白什么叫舍生忘死了吗!
无言。片刻的哽咽之后,战士们在余震中开始了生命大营救……
多么美丽的姑娘啊!青春定格在了20岁
  洛水镇是什邡市受灾最为严重的乡镇之一,洛水镇中心小学一幢三层楼的教学楼的二、三层大部分垮塌,当时有近10个班的小学生正在上课。
  地震发生时,学校老师和家长竭尽所能转移学生,但还有部分学生被埋在废墟中。
  在下午上课铃声响起之前10多分钟,洛水中学一幢四层楼的教学楼大部分垮塌。学校老师将成功逃离的学生带到操场上避险。
  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在数百名学生惊魂未定时,附近一家大型化工厂的液态氨发生了泄漏。令人窒息的毒气在空气中弥漫,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老师们紧急带领学生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在什邡市发生的多起教学楼垮塌事故中,师古镇民主中心小学校舍也遭遇了严重的破坏,3层的教学楼轰然倒塌,但师生仅伤亡10多人,该校一年级女教师袁文婷为了拯救学生,青春定格在了20岁。
  灾难发生时,教室里的很多孩子都吓得呆坐着,不知所措。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孩子们的伤亡,袁文婷一次又一次冲进教室,柔弱的双手抱出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当她最后一次冲进去后,楼房完全垮塌了……
  朋友的悼文:怀念我的同学袁文婷
  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哪怕是很多同学告诉我,哪怕是我亲自打电话到她家证实。因为他的一颦一笑都还在我眼中回荡,此刻她的身影显得那么伟岸。
  我和她都是小学教育专业学生,和她朝夕相处的几年我历历在目。一起排队打饭、一起上图书馆占位置看书、一起参加校园歌手大赛、一起度过“非典”的封校岁月、一起……
  毕业后我去了广东,她回了老家,在什邡市古镇民主中心小学校担任一年级语文教师。本来她有很多机会选择,或去教育局工作、或去电视台工作、或和他男朋友一起做生意。但是她还是尊重了自己内心的选择——当一名基层人民教师。她私下给我说:“每一个学生都是我的孩子,他们都才6、7岁,好像一张白纸,他们的未来都在我的手中,我是他们的启蒙教师,他们的人格在此阶段形成,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是在我的教育下树立起来”。我经常请她到我家做客,但她说:“教师这个职业看似假期多,但是要做一个好的老师就要放弃休息,要么专研业务、要么走访调查,这么多人未来的命运都在我手上,我的心血都得学生身上”。所以毕业后我就再没有见过她,以后也永远见不到她了。
  鲁迅先生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如泰山或轻如鸿毛。我不敢想象我在灾害发生的那一刻会不会像他一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但是可以肯定地是他做出了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她的行为,为“人民教师”这个职业做了最好的诠释。她用行动实现了对社会的承诺,体现了教师的职业道德。
  她是那种看上去就能够给人深刻印象的人,因为实在太瘦弱了。但是她用他柔弱的双手一次次的把自己的学生从三楼抱下了一楼,当她最后一次冲上三楼的时候,楼房完全垮塌了……,她的青春定格在了25岁。
  记得进大学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今天我以学校为荣,希望以后学校以我为荣。是的,现在不仅学校以你为荣,全社会都以你为为荣,学校以能为社会培养出这样教师为荣,中华民族因为有你这样的子孙为荣。
  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天堂,如果有我相信他也能在上面带领一班一年级的小朋友学拼音、学笔画、看图识字,继续灵魂工程师的职业。
  袁文婷,你……你走好!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劫的含义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老根
    老根 : 太多感动,太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所在.

    2008-05-26 15:24

发表评论
验证码